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先是汶川地震,後是日本地震,當血流殷地,屋毀人亡的場面在眼前不停的閃現時,才發覺,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當災難真實的發生了,地位,金錢,都在一瞬間歸零,無謂愛恨,更無謂情仇。這幾年,人們都在談論2012,都在猜想,會不會在那一年,人類真的消失了。這段日子,我思考著,當擁有的時候,真的別說我無所謂,因為,幸福,快樂,健康,平安,生活中所有的美好,雖然都握在手裡或是在不遠的前方等你,但是也都極有可能在一剎那間,消失殆盡。 我假想,如果真的2012是人生的盡頭,我會在這僅有的歲月裡,珍惜我所擁有的一切一切。所有美好的生活經歷,所有美好的愛與牽掛,所有美好的旅程,所有有緣遇到並相交甚厚的友人,所有的關於過往歲月的全景或是片斷,不但珍惜,我還要不停的去諦造,去完成關於事業的追求,去完成關於愛情的理想,去完成為人子女的義務,去完成為人朋友的托付,去完成自己關於世界觀和人生觀的價值,去完成做人雖不能偉大卻可以高尚的人生信條。我相信,有一天,飛向了天堂,有這些美好做伴,靈魂也不會孤單。 當遇到挫折的時候,我才可以放下忙碌,靜心思考。日子看似平淡,不緊不慢的向前推移著,實則這個位移的段落,記載了太多情感。很不經意,而一旦,這些平實的東西,也在轉瞬間逝去,才覺得,平時自己的無所謂,竟是那般的愚鈍。我們常說,如果歲月可以重來,事實上,那只是如果。儘管我知道,這是個假設,可是我還會在心裡悄然的期許,如果凡事都可預知期限,我們是不是就可以按著這個期限去安排自己的人生課程呢?這個問題傻透了,就如災難是不可預知的一樣,人生的聚散離愁也一樣的不可預知。生活,不是一道按步驟就可以解得開的數學題,而是一道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地點,發生著不同反應的化學試驗。結果,總是出人意料的好多種。3月31日在醫院的急救室,我親眼目睹了一個二十個月大的小男孩,被自己的親生父親騎摩托車撞死。那個短小的軀體,那滿面的血漬,還有一個孩童的無聲無息,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雖然我是那麼的拒絕接受,可是,這就是生活中,真實的一幕。 即然如此,縱使天崩地裂,縱使生離死別,也莫怪吧,這就是生活的殘酷,又是單項的選擇。回首時,只歎,縱使多幸福,縱使多難過,縱使多富有,也縱使多貧窮,都別說無所謂,因為,可以體會這一切,本身就是一種擁有。也因為,可以在一轉眼,就無從體會了。我當然的,也不知道,對於生命,還有幾何,可是我知道,無論怎樣,我都要認真的去生活,盡量少留下遺憾,也盡量的不用假設人生的如果,踏踏實實的,真真切切的,讓自己的生命,無愧於歲月,無愧於歲月中瀰漫的愛與情誼。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我一直以為父親是個沒有情愛的男人,至少,他從沒有在我和哥哥面前,表現過對母親的親密。有時候我給他們拍照,父親都會緊張,總是催促著我們趕緊照,他沒閒工夫陪著我們。說完了又偷偷把身子朝前移一移,結果,幾乎所有的照片裡,都是父親很偉岸地佔據了大半個江山;而母親,則溫順地站在他的身後,像是他的貼身丫頭。 這很像兩個人在家裡的地位,母親不僅包攬了所有的家務,而且把父親像孩子一樣精心服侍著。我和哥哥一直笑話父親,說他定是離了母親就生活不能自理,否則,怎麼有什麼出差或是去市裡學習的機會,他都毫不吝惜地讓給了別人?父親從不理會我們的笑談,母親倒時常替他辯解一句,你爸是捨不得放下你們兩個孩子呢。 這個理由我們當然不信,因為我和哥哥都在離他們很遠的城市裡生活,每次回去請他去住一段時間,他都一臉緊張,死活都不肯;沒有他的允許,母親自然也不會跟我們過去住。直到後來我生了孩子,實在照顧不過來,不得不將母親接過去幫忙。 那是母親第一次遠離父親,也是父親第一次自己獨立生活。我以為父親會說些挽留或是傷感的話,但他從母親開始收拾東西,到送她坐上火車,都始終是一副淡漠的模樣。等母親到了,我擔心他掛念,給他打電話,他依然是不耐煩,說知道了,這麼囉哩囉嗦浪費電話費幹嘛? 此後我謹記他的教導,沒事不浪費電話費給他閒聊。母親也忙碌,難得抽出空來給父親打個電話。我知道即便是他們聊,父親也照例是習慣性的那幾句,所以看母親在忙,就不再讓他說那幾句廢話,囑他好好照顧自己後就掛斷了。過了一段時間,父親的電話就驟然多起來。但每次並不與母親說什麼,就專門給我絮叨,說這兩天院子裡的花不知道為什麼都枯了,養的小狗也沒有精神,就連天氣都不遂他願,總是陰雨綿綿。我每次都絞盡腦汁地給他支招,讓他試著給花施施肥,帶狗遛遛彎兒,沒事聽聽戲曲。他勉強答應下來,但下次又有了新的問題來煩我,說鄰居家不知怎麼回事,老有噪音,吵得他幾天都睡不好覺。還有啊,洗衣機突然壞了,衣服一大堆都不知道何時能洗完。 這樣瑣碎的事情,父親每隔一天便會給我訴說一通。我被他弄得心情鬱悶,便問母親,父親一向是很安靜的一個人啊,怎麼近來這麼能嘮叨。母親聽了便笑,說,你爸是閒的。我沒注意到母親說這話時的表情,以為真的是如此,便不再理會父親一個又一個纏人的問題,每次都拿好聽的話應付他了事。 有一天他又打電話來,說自己身體不舒服。我被一大堆雜事搞得頭昏腦漲,便忍不住朝他發了急,我說爸,身體不舒服就去隔壁看王大夫啊,你和他不是經常下棋的嗎,怎麼這麼大的人了,還不知道自己照顧自己,非得讓我們無休止地操心呢,我和媽已經夠累的了。父親在我這通氣話裡,啪地掛掉了電話。沒過幾分鐘,父親又打過來,卻是朝我氣沖沖吼了一句:我身體不好,你們不知道,你媽難道心裡也不清楚嗎?! 我有些迷惑,不知道父親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母親卻是歎口氣,說,其實,你爸他是心裡有毛病,他只不過是一個人孤單,他一輩子,就從來沒有和我分開過…… 原來父親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個多月的廢話,只不過想讓我們明白,他多麼希望母親能回去,像從前一樣,寸步不離地守護在他的身邊。相思兩個字,父親永遠都不會像我們年輕的一代,那麼輕易地就說出口。他只肯厚厚地積蓄起來,深藏在心底;而這樣用一輩子的廝守釀出的愛,也只有母親才能心領神會。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當我在月夜裡持一盞漁火,揮手告別那個佇立船頭的老船工,像一個浪跡天涯的旅人,背馱沉重的行囊遠離你時,為什麼你湍急的河流不停地梳理著岸邊默默飲泣的水草。而又用一滴晶瑩的露珠濺濕那一朵野花的眼睛。 山坳的帳篷裡,住著年邁的阿媽。留在草原上的姑娘用一根牧鞭,守護著漸漸長大的羊群,在她的矚目裡,今生我會像一隻山鷹驕傲的飛過積雪的山頂嗎?而那裊裊上升的炊煙呵,是一條長長的飄帶,千里萬里繫著親人綿綿不斷的祝福。 趟過伊犁河,翻過西天山,萬水千灘,急流險灘,我該怎樣泅渡那橫陳於生命旅途中的每一條河流。又該怎樣尋覓送我至彼岸,卻又常常迷失在煙海茫茫中的那每一個渡口。 野馬渡呵野馬渡,最初的野馬群是怎樣像一隊熱血粗壯的漢子,兀立浪花翻捲的岸邊,埋首豪飲,仰天長嘯,旋即升起一股沖天的颶風,劈開一條水路,昂首遠去。那裂帛般撕開的水面,至今還飄揚著野馬飛騰的雄姿。 古老的伊梨河日夜奔流不息,逝者如斯,回眸凝望,野渡無人舟自橫。當年的老船工早已演繹成美麗的傳說,一條彩虹似的大橋飛架天塹。夕陽西下,牧歸的老牛從橋上走過,悠悠的羊群像雪白的浪花漫過橋頂,橋下汲水的姑娘,彩裙一閃,拎走晚霞朵朵。可我仍然像一匹雄性的野馬,奔馳在岸邊,風雨中渴盼一位勇敢的 騎手,揚鞭催馬,一次次飛越生命的野馬渡。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西天吞噬了最後一縷陽光,夕陽消失了。 東風吹散了最後一縷清香,夏花消失了。 北風捲走了最後一隊人字,大雁消失了。 可是,縱使夕陽殘血,明天的太陽依舊升起! 可是,縱使夏花凋殘,來年的花開依舊荼糜! 可是,縱使大雁南歸,春天的消息依舊它寄! 可是我,每一次離去,都不知道歸期! 塗過的漫畫筆,看過的電視劇!用過的玻璃杯,聽過的舊CD。一切都在那裡,睡的很安靜,可是怎麼只有你,再也無處找尋?一遍遍溫習,讓你保持清晰,於是每次都有新的傷,痛到骨裡! 而愛,消逝在了時間裡! 翻看那年舊照片,翻新了記憶!我溫熱的淚滴,在視線中如雨!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而我們隔的那麼近,卻已沒有了佳期!那個夏天的七夕,所有的回憶,下過雨的夜,甄沒了私語…… 我已看不懂春,看不懂秋!看不懂別離與相遇! 聽的這首歌,是那年的主旋律!而曾經的小插曲,早已不被人記起!那條無法跨越的溝渠,那段只被銘記的距離,換來一天的相聚!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有情之人、無情物,都消失在了眼底。從明天起,不在意你的消息!

| 4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細雨飄飄打濕了今夜,寒氣捲著不知疲倦的冷風在天地裡旋舞,到處瀰漫著淡淡的冬的滋味。我是疏懶的,我不願意出門。因為一個朋友盛情相邀,我不得不放下心靈上的繁瑣,赴一場美麗的約會。 你,忙碌於眾人之中,你熱情地和所有與我曾經要好的朋友握手、點頭致意,那份真誠彷彿又在複製曾經的浪漫。在分別後的多年裡,我也偶爾幻想過我倆重逢的一切畫面。我從來沒有想過在此時此地會遇到你!我驚異於朋友的聚會是有意的安排,抑或是邀請我時刻意的隱瞞。 我的來臨,你只是用飄忽不定的目光在我的臉上探尋,探尋著我的欣喜?我的幸福?我的標準式的笑顏?我和所有舊友默契地微笑,擁抱,只是沒有向你靠近,你也沒有向我伸出你的手。一如當年的你和我,可以和很多人一起開心的笑呀、鬧呀,但是唯有你,唯有我,在喧嘩面前,在眾目睽睽下,我們似乎都在刻意隱藏著什麼,從來就像兩個世界的人。從來不知道你我之間應該屬於什麼,或是有多遠的距離?我們的邂逅從來都不會有稱呼,甚至連一聲簡單的問候都覺得累贅,“你還好嗎”這句台詞也只好省略。或許你我輕易地放手之後,永遠也難以重溫那一雙溫暖的手!哪怕就只是普通的朋友,禮節性的握手、象徵性地握手?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聚會裡,依然重複著高傲。 我以為,在時空的隧道裡,你已經釋懷。可是,你深邃的眸子裡仍然隱藏著幽怨的眼神;我以為,你已經忘卻那些快樂的日子,可是,你總在他們面前挑起一個個話題,話題的主角依然是我和你。我不知道你戴著面具的笑臉下面,埋藏著多少秘密?難道,你惟願重複著那一個沒有結局的故事?十年前,還沒有來得及開幕就已經謝幕了的故事,曾是刻骨銘心的?為何十年前你還沒有等待你傾訴之後的結果,就匆忙轉身,將空白留在你我之間?我的沉默難道真的讓你失去了堅持的勇氣,失去了等待花開的結果?我不明白,你華麗地轉身,你匆忙地投入另外一段只是為自己找一個美麗的台階下嗎?為何你又讓你的摯友來牽我的手?你以為,我冷酷的面容之下,從來都沒有情感?當所有的一切機緣注定我可以離開的時候,我也給你留下了一個永遠的背影,讓你永遠目送我的離去。我和所有人都有一個承諾:再次相見,再次相約美好。只是,我沒有一句告別的話語想對你說,我的身影漸行漸遠,遠離了曾經的圈子,遠離了曾經在一個戰壕裡的戰友。那段空白的記憶裡,發生了許多故事,不過現在都是些心靈的灰燼,我斷斷續續地從友人的訴說中知曉你並不完整的信息,你也來到我住的這座城市,你住城西,我住城中。小城很小,我們卻從來不曾謀面,就像兩條平行線一樣總是向外延伸。我也惟願你我就如陌生人一樣在喧囂的世界裡依然瀟灑、不會再有任何傷害。 不曾有過的風花雪月,或許是你我之間的遺憾,或許這也是你我之間最好的詮釋。只要彼此過得好,那些隨風消逝的青春歲月,都不足以記掛一生了!

| 1st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生命是寂寞的。 我在寂寞中,聆聽著生命內心最真實的呼喚和吶喊。 同許許多多的人一樣,我渴望擁有一份永遠屬於自己的親情友情和愛情。 法國作家蒙田在《熱愛生命》一文中寫到:他對隨時告別人生,毫不惋惜,不是因為生之艱辛與苦惱所致,而是由於生之本質在於死。當有一天你沉溺於哀歎自己命運的不幸時,也許此時你該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了吧! 對於生命,我還不能去深刻的理解它,然而,我卻是確確實實的感到了生命的浪費,在我庸庸碌碌而又無所事事時,有一個聲音在對我說:“請珍惜生命!” 人生就像是一段旅程,行李愈少,負擔愈輕。學會放掉愈多舊東西的人,才能裝入愈多的新鮮東西,才能領悟到人生的真諦。因此,我覺得自己是應該對自己有一個正確的剖析了。拿起筆來吧!我對自己說。不要再因自己的慵懶而放下來。是的,用自己的那支筆,記下你心中屬於你的那些快樂和煩憂,也記下生活中那美好和快樂的一瞬,儘管也許那只是千萬朵浪花中的不值一提的一小朵。但也許它會給你帶來激情,帶來希望。是的,拿起筆來吧!記下你生命中關於親情友情愛情的浪花一朵朵。學會放棄對自己人生毫無用處的東西,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我並不渴求生命,人生的煩惱本來就已經很多,離別的煩惱,前途的迷茫,命運的多舛,人生的悵惘與無常……這所有的一切,常常使我感到內心的憂鬱。 假如有一劑良藥,能醫治我內心的愁緒,它會是什麼?也許只有一個字,它是那麼切近而又遙遠,當你走近它時,它稍縱即逝;當你想忘卻它時,它卻又不自覺地在你的夢中閃現。我追尋著它的蹤跡,可是它又是那麼撲朔迷離,讓你捉摸不透,讓你無法言說!它就是愛。 人的生活並沒有什麼規定的法則,生命亦是如此。它包含的太多太多,你只有用心去體會,用心去付出,這也許並不是太難。失意時一個小小的問侯,會令你激動得熱淚盈眶;痛苦時一句無聲的安慰,會讓你走出迷茫;一個簡單的愛字,卻包涵著動人心魄的力量! 我渴望愛,可是我卻常常感到無奈與悲哀,因為家人的猜疑指責批評與無端的傷害,因為家人爆裂的性格,我的生活中充斥了太多的煩惱。 正如蒙田所說的,生之本質在於死,有一天,我們都會終老。所以,我要學會輕裝上陣,名利也好,地位也好,金錢也罷,都要統統拋之腦後。我要在愛別人的同時,多一點點的愛給自己。 文章來源:Jane About Town |陳冰的部落格 | 攝影師雪松的BLOG |胡椒的小白鼠人生 | 草根王子 |星座小王子的BLOG | 亦舒的BLOG |雷頤的BLOG | 袁曉峰和快樂閱讀的部落格 |趙永久 情感教練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時愛情很簡單,一個關懷,一聲問候,一個眼神,一個笑容,一種默契…… 我們有時都會忽略這些細節,還去尋找,還不斷的去追求自己所謂浪漫的愛情。 其實愛情有時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人人都希望擁有愛情,只是有時我們沒有找到自己的真正另一半而已,一旦找到可能就會全心全意的投入, 人生最美的時刻莫過於沉浸於愛情的甜蜜之中。 為了愛情有時忘記時間,忘記周圍所發生的事,有時愛情就是這麼投入, 愛情是偉大的,愛情是甜蜜的,它可以讓人忘記痛苦,忘記自己的不幸。 愛情有時是單純的,單純的忘記自己的年齡,以為自己還是十幾歲情竇初開的少年。 愛情有時就是相互欣賞,相互傾訴,相互尊重。 愛情不是短暫的,真正的愛情是伴隨著親情一輩子的。 愛情不是指責,愛情更多的是包容。 愛情更多的是理解,是支持,而不是一味的抱怨,潑冷水。 愛情是有時會對對方牽腸掛肚,一份想念。 愛情是不分時間地讓人心中充滿喜悅,充滿激動。 愛情有時是偉大的,給人勇氣和力量。 愛情的力量有時就是這麼神奇,這麼令人陶醉,令人癡迷。 愛情中的人是寬容的,是平靜的,是幸福的。 愛情讓人有更多更美好的追求,美好的嚮往…… 文章來源:李淑媛的部落格 |安頓的BLOG | 不孕症、習慣性流產 王蕊 |_飛天小魔女.. | 北京美中宜和婦兒醫院 |美容師的BLOG | 簡單女人的些微快樂 |媛媛de幸福快樂小窩 | 藍蓮花 |陳禾親子教育研究室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8 Reads)
【全名】:拳師犬 【英文名】    Boxer 類型: 中型犬 【歷 史】   拳師犬原產地德國,起源於19世紀。祖先是獒犬種,中世紀時,用其攻擊野牛,獵野豬與鹿。19世紀時在德國慕尼黑以伯連巴塞爾獒犬和鬥牛犬交配育種,和其它一些品種交配改良成現在的拳師犬。最早出現在英國是1930年。除好鬥的外表和活潑的天性之外,精力充沛,也很敏感和負責任。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該犬不但在美國、英國有一定影響,同時在世界各地用於家庭犬及警衛犬,深受人們的喜歡。 【性 格】   拳師犬面貌雖然十分凶悍,但性質卻意外的溫和,身軀也十分的苗條,此犬在斗犬時,後腳站起,將前腳如同拳擊般向前伸出,於是被取名拳師狗。拳師犬亦喜好吵鬧,感情豐富,有強烈的自製心。年老時仍充滿活力。喜歡小孩,十分適合家庭生活,此犬在高興的時候,全身會不斷的搖晃。該犬是有著特殊容貌的品種之一,為保證外形和健康的最佳狀態,飼養者應給與充分的運動量,一般來說,拳師犬是值得信賴的犬種,警戒心強烈。天生是一鍾「聽覺」警衛犬,警覺、威嚴切自信,聰明、忠誠、友善而溫順,在嚴格管理下,將成為非常理想的伴侶。 【體 型】   身高:53~63cm   體重:25~32kg 【頭 部】   頭部整潔,沒有過深的皺紋。當耳朵豎立時,前額的皺紋很有代表性,褶皺總是在止部下邊緣向口吻兩側延伸。表情聰明而警惕。眼睛深褐色。結合前額的皺紋,所反映出來的特點,給予拳師犬一種獨特的表情。剪耳,位於頭頂。耳朵要剪的長而尖細,警惕時突起。腦袋頭頂略拱。兩眼間的前額略略下陷,與口吻連接處有明顯的止部。面頰相對平坦,呈優美的錐形。口吻長度、寬度及深度比例勻稱。鼻尖略高於口吻末端。鼻鏡寬而黑。上顎寬度與腦袋相當,向前略略變細。上嘴唇厚而豐滿。咬合是下顎突出式咬合;下顎比上顎突出,並略向上彎。下顎的門牙呈直線形,下犬齒在前面同一直線上。上顎的門牙略呈弧形。 【身 體】   頸部圓弧形,有足夠的長度,肌肉發達,沒有過多的皺皮。頸背以顯著、優雅的弧線平滑延伸至肩部。背線平滑、堅實且略斜。胸相當寬,前胸輪廓突出,並能從側面觀察到。胸相當深,胸深達到肘部。肋骨向後擴展,擴張良好但不呈桶狀胸。背短、直、且肌肉發達。穩固地連接肩和後軀。腰短而肌肉發達。腹部輪廓線略向上收,形成優美的曲線。臀部略斜,平且寬。尾根位置高,剪尾、向上舉。 【四 肢】   肩部長而傾斜,肌肉過分掩蓋肩胛。前臂長,與肩胛接近90度角。從前面觀察,前肢長、直,且肌肉發達,彼此平行。腳腕結實而清晰,略斜,站立時幾乎垂直於地面。足爪緊湊,足趾適度圓拱。   後軀肌肉發達,角度與前軀平衡。大腿寬而彎曲,臀部肌肉發達、堅實。第一節大腿和第二節大腿長。後腿在膝關節處角度合適,輪廓清晰。後腿直,飛節既不內翻也不外翻。蹠骨短,乾淨切結實。 【被 毛】   被毛短、油亮、光滑的緊貼身體。顏色是駝色帶斑紋。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1 Reads)
1.可愛造型,讓您輕鬆自製可愛小點心 2.兩層式小巧形設計 3.高低兩檔熱力選擇 4.15分鐘烹調時間設定 5.上\中\下管發熱 6.配有烘烤盤 7.抽屜式回收盤,方便清洗 .容量: 5L 功率:950W 額定頻率50Hz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顧繡是上海地區工藝品中的瑰麗奇葩。明清時期風靡全國,大有「無繡下姓顧」的勢頭,「『顧繡』之專稱代替『刺繡』之通名」,以後發展起來的蘇繡、湘繡、蜀繡等,都曾得益於顧繡的技法。 顧繡因源於明代松江府上海縣露香園主人顧名世家而得名,亦稱「露香園顧繡」。它是以名畫為藍本的「畫繡」,以技法精湛、形式典雅、藝術性極高而著稱於世。顧名世是明嘉靖三十八年進士,官尚寶司丞,就是在內宮管理寶物的官吏,晚年居上海。「名世性好文藝」,見多識廣,藝術修養較高,在他的影響和倡導下,他的女眷們也酷愛藝術,善丹青書法,精於女紅,尤其擅長刺繡。她們從事刺繡的目的不僅於實用而是視作上層婦女的修養和更高層次的藝術追求。在盛行於世的松江畫派畫風薰陶下,她們研究繼承宋代「閨閣繡」的藝術特色和藝術技巧,在此基礎上有所創新。她們選擇高雅脫俗的名畫作為藍本,對表現對像深刻觀察、細心揣摩,技法上創造出散針、套針、滾針等針法用以極力模仿繪畫的筆墨技巧。她們將絲線劈為36絲,「其劈絲細過於發,而針如毫,配色則有秘傳,故能點染成文,不特翎毛花卉巧奪天工,而山水人物無不逼肖活現」(《顧繡考》) 顧氏女眷中較早從事畫繡的,是顧名世長子顧匯海之妾繆氏。顧繡名手中,造詣最高,最具代表性的,是略遲於繆氏的顧名世次孫顧壽潛之妻韓希孟(又名韓媛)。董其昌極為推崇顧繡,他為顧繡八駿圖題曰:「顧太學家有鐵聖,繡此八駿圖,雖子昂用筆不能辯,亦當一絕。」她的作品,為達官貴人爭相高價收藏,她的世作品,均為珍貴文物,為各大博物館所珍藏。 顧名世曾孫女顧玉蘭,因家道中落,逐設帳授徒,歷30餘年,將家傳秘繡技藝傳於外姓。其時,城中四鄉許多婦女習顧繡以營生,形成一定規模,當時有「百里之地無寒女」之說。達官顯宦、富商巨賈爭相購藏顧繡珍品,使顧繡身價陡增。但是,顧繡的卓絕是以高素質的藝人和大量的工時為代價的,制約條件很多,所以難以普及,難以為繼。清末,顧繡逐趨湮沒,以後幾乎被人們所遺忘,被吸收顧繡技法和營養而崛起的蘇繡所替代。 上海露香園地屬松江府,松江人一直以恢復顧繡為已任。上世紀二十年代,松江慈善機構「全節堂」設立「松筠女子職業學校」,從小學一年級到初中三年級均設立「女子刺繡班」。可惜後來學校毀於侵華日軍的炮火,再也沒有恢復。
  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松江工藝品廠響應周恩來同志關於挖掘發展中國傳統工藝美術品的指示,於1972年底開始籌備恢復顧繡藝術。聘請二、三十年代在松筠女子學校學過顧繡技藝的戴明教老師收徒授藝。不久,又因「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運動,使剛復甦的顧繡遭到「復舊復古」罪名而夭折。 1978年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松江工藝廠成立顧繡組,才恢復對顧繡的研究、授藝與生產。以後,松江工藝品廠正式成立顧繡車間組織生產。松江顧繡藝人不斷創作出一批精美絕倫、雅韻欲流的顧繡新作。松江顧繡有如旱苗沐雨、枯木逢春,開始顯露出勃勃生機。 1987年5月,松江博物館在松江工藝品廠支持下舉辦《顧繡藝術展覽》,向世人介紹顧繡的歷史和新生。展覽中展出大量新作並進行現場表演。6月初,經上海市文化局審定推薦,調往「上海首屆國際藝術節」文廟展區展出,好評如潮。 獲得新生的「松江顧繡」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繡工均經過繪畫和色彩的學習訓練;配備專業畫師選擇、描畫本,並掌握修下各工序色彩和形態;繡花線更細,從傳統劈為36絲增加至48絲;繡工更細膩,色彩更逼真,過度更自然;在傳統的針法上引伸創造出更好表達繪畫本意和特色的針法。《顧繡藝術展》展出後,松江博物館陸續收藏新創作的顧繡精品《仿趙孟?吳興清遠圖》、《仿倪瓚漁莊秋霽圖》、《日本仕女圖》、雙面繡《群魚戲藻圖》、《董其昌頌韓希孟繡款》等11幅。以《吳興清遠圖》為例, 由朱慶華、高秀芳等數名顧繡新秀合作,耗350天方才完成。針法採用了豎戧、亂戧、盤戧、別梗、單接、虛實、齊針、施針等法。既有傳統,更有創新。各種針法以畫面需要而定,與筆意畫境融為一體。創造性地巧妙利用絲線不同排列呈現出不同的光感效果,使畫面光色隨動隨變、變幻莫測,比原作更充分地表達出江南山水的空濛靈秀,虛緲飄逸。由戴明教先生執針精繡的《日本仕女圖》,用針、用線、用色更是嚴謹考究,極見功力。 名師出高徒,當年戴明教老師帶出的一批藝徒均事業有成。時至今日,其中一部分人仍在孜孜不倦地從事繡藝,將顧繡的接力棒傳至下一代手中。

Next